• 中國給水排水2021年中國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污水處理提質增效)高級研討會 (第五屆)邀請函暨征稿啟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資訊 » 水業新聞 » 正文

    1500億提質增效熱潮洶涌 城鎮污水處理卻難下手? “城市污水處理廠進水生化需氧量(BOD)濃度低于100mg/L的,要圍繞服務片區管網制定‘一廠一策’系統化整治方案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8-15  瀏覽次數:2070
    核心提示:1500億提質增效熱潮洶涌 城鎮污水處理卻難下手? “城市污水處理廠進水生化需氧量(BOD)濃度低于100mg/L的,要圍繞服務片區管網制定‘一廠一策’系統化整治方案 三部門聯合印發的《城鎮污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方案(2019—2021年)》就生活污水直排等問題作出了上述規定
    中國給水排水2021年中國排水管網大會(水環境綜合治理)邀請函(污水千人大會同期會議)

    中國給水排水2021年中國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污水處理提質增效)高級研討會
     

    1500億提質增效熱潮洶涌 城鎮污水處理卻難下手?

     

    環保頭條hbzhan

    發布時間:08-1315:05

    導讀:自2018年以來,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成了打響碧水保衛戰的“必選項”。面臨即將到來的考核節點,重塑“水清岸綠”的生態圖景很大程度取決于城鎮生活污水處理能力。

    城鎮污水處理提標改造,在2019年摁下了“加速鍵”。

    “城市污水處理廠進水生化需氧量(BOD)濃度低于100mg/L的,要圍繞服務片區管網制定‘一廠一策’系統化整治方案。”2019年5月,三部門聯合印發的《城鎮污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方案(2019—2021年)》就生活污水直排等問題作出了上述規定。

    污水處理喜提提質增效熱潮

    作為近年污染減排主力軍,通過污水廠集中提標改造實現污染減排總目標成了各地的“必選項”。根據《“十三五”全國城鎮污水處理及再生利用設施建設規劃》要求,我國“十三五”的城鎮污水處理能力將從2.14億m/d提升至2.68億m/d。

    僅在2018年,全國包含廣東、上海、山西、海南等很多地市都先后發布了各自的污水廠提標改造目標。來到2019年,這一任務更是迎來了“小高峰”,具體如下圖所示。隨著各地城鎮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方案競相落地,覆蓋的數千座污水處理廠“升級”任務遂正式提上日程。

    這也意味著,污水處理廠即將迎來新一輪改造升級熱潮。與上述新增污水處理設施任務相對應的,是其將帶來超過1500億元投資體量。僅就長江經濟帶沿線污水處理廠而言,其出水標準基本按照一級A的承載能力設計建造。倘若污水排放標準提高到地表水Ⅳ類標準,長江經濟帶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空間至少達到800億元。

    從提升標準開始,升級版上線

    在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中,對地表Ⅳ類有24類指標,對污水處理廠出水最重要的是COD、BOD、氨氮、總氮和總磷五項指標。尤其是《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帶動我國污水處理廠從二級常規生物處理發展為具有脫氮除磷功能的二級強化處理工藝。下圖所列為近年來污水處理廠排放標準變革過程:

    自太湖流域開始,一級A排放標準,《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中的最嚴標準,成為城鎮污水處理廠新建和改擴建普遍使用的技術標準。總體上排放標準日趨嚴格,不僅核心指標遞增,同時排放標準值也越來越嚴格,更重要的是考核還要求所有樣品穩定達標。

    一級A標準的升級,使得二級強化(EBNR)加三級深度處理的污水處理工藝流程被更多采用。如下圖所示,現階段國內污水處理廠對生活污水主要處理工藝是脫氮除磷。而最終目的是為了充分挖掘二級生物處理的脫氮潛力,實現穩定運行,為后續深度處理工藝提供基礎保障。尤其是有機物的深度處理和營養物的去除,這是業界普遍認為的“著力點”。

    一級A帶來的“成長煩惱”?

    然而,時至今日,圍繞一級A排放標準的爭議依舊存在,一方面,新技術及新材料被不斷應用到工業生產以及日常生活中,導致排放的污水中所含污染物的含量和種類越來越復雜多樣;另一方面,管網和泵站等輔助設施建設相對滯后,導致污水處理設施的設計和處理能力遠高于實際運營后的污水量。

    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直接關系到建設費用和運行費用的多少、處理效果的好壞、占地面積的大小、管理上的方便與否等關鍵問題。按照國內知名券商估算,一個污水處理廠從一級B到一級A的追加投資,近似于原始投資成本的65%,如若加上后期投資財務成本,則該污水處理廠運營成本將增加近48%。

    單就COD、氨氮兩項指標,以一座平均處理能力為40000m/d的污水處理廠為例,一級B污水處理廠基礎建設投資約為7520萬元,其升至一級A需要的追加投資將達到5000萬元。而要達到《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中的IV類、甚至III類標準,則將造成處理成本提高5倍以上。

    以污水脫氮除磷為例,南北地區城市污水總氮濃度差別很大,而目前以“整齊劃一”的要求執行一級A的排放標準存在較大問題。盲目提出過高的出水要求,不僅會帶來投資和運行費用上的指數級增長,也會造成污水處理上下游產業在供給與需求上的失衡。對于傳統的A2/O生物除磷脫氮工藝來說,我國城鎮污水的C/N偏低、回流污泥硝態氮偏高等問題就會明顯影響生物除磷脫氮效果。

    因而,主流輿論認為,對條件尚不具備的地區,應從經濟性和實用性角度綜合考量,給予污水處理廠一定的政策扶持,適當放寬排放限值。為此,前述《行動方案》明確提出,“鼓勵金融機構依法依規為污水處理提質增效項目提供融資支持;吸引社會資本參與設施投資、建設和運營。”尤其對于中西部城鎮污水處理提質增效而言,中西部省份上報確定的3年建設任務投資額,按因素法分配資金,并按照相同投資額中西部0.7∶1的比例,對西部地區給予傾斜。

    而從污染物的削減角度,污水處理廠不再是唯一的前線,亦如碧水源董事長文劍平所說,“未來,隨著經濟的發展,中國的水環境形勢會更加嚴峻,只有減少污染物排放才是出路。”

     
    微信掃一掃關注中國水業網/>
</div>
<div class= 
     
    [ 行業資訊搜索 ]  [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行業資訊
    點擊排行
     
     
    日本少妇做爰视频播放